请叫我脑洞君

我有故事又有酒,擦亮键盘这边走

【无题】八、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魂飞万里盼归来

二、似此星辰非昨夜

三、吾生有涯知无涯

四、玉骨久成泉下土

五、亲亲再世相逢日

六、英雄自此敢争先

七、假亦真时真亦假

大部分时候你想怎么样是毫无价值的。李达康再熟读三十六计,他刚出院,佳佳要就走了,一身本领没有施展的余地。

李佳佳临走前去看欧阳菁的时候他也跟着去了。

两个人很默契的没有再提“认干爹”的事情,李佳佳关心了一下他的伤势就没再说话,李达康更是沉默地跟在女儿身边,像一个尽职的保镖,似乎又回到了刚见面时的状态。

 

“那天你受伤了没有?”

“啊?”李佳佳没打算跟欧阳菁说这几天发生的事,一时懵了。

“新闻里我都看了!”媒体铺天盖地报道逆行英雄,虽然没有提及李青一开始为谁挡刀,视频摆在那里,欧阳菁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闺女!

 “妈,我没事儿。”我被那个想当我干爹的男人挡得严严实实。

没事儿就好,欧阳菁也是一样后怕,赶紧道:“你可得好好谢谢小李,唉,那天你是在监狱门口碰上他的不是?”那天是李青要来看她的日子。

“妈妈你认识?”李佳佳有点诧异,马上想起来赵东来的话,“他……来看过你?”

李达康现在接待室门口等着女儿出来,这个距离不远不近,正好够他看清楚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欧阳菁抬头,正好与正往这边看的李青视线交汇。李青正在看自己的女儿,像在看一件稀世珍宝,目光里是压抑的隐忍和浓的化不开的爱意。

欧阳菁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嗯,他常来看我。”欧阳菁想起李青那些真真假假的话,恨不得让女儿现在马上飞国外,彻底断了与汉东的联系。单单是李青的职业,她就不会让女儿跟他在一起。她的女儿,应该有一个能够日常关心她体贴她照顾她的丈夫,而不是走自己的老路,在一日又一日的枯等中耗尽青春。

所以欧阳菁对女儿说:“他说话真真假假,你年纪小,不要被他骗了。”

李佳佳被逗笑了:“妈你想到哪里去了。人家没那意思。”

可他看你的眼神,不像是没有意思的。

只是欧阳菁却不好再多说,生怕女儿本来没什么想法,让她一说反而提醒了。只好转而聊起给李达康扫墓的事情。

等佳佳走了,欧阳菁心里翻来覆去的想,最后还是决定,下个月小李来的时候,好好跟他说道说道。

 

接下来的那个月李青却没来。

原来是因为前几天案子立功,到北京授奖了。

欧阳菁也在电视里看到了颁奖的场面,心里情绪复杂奇异。她竟然想起了李达康……李青这个人,总让她不自觉的想起李达康。

 

李达康从北京回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让赵东来提溜进办公室,扔给他一份文件:“好好准备准备,过两天在省里有个报告。”

“厅长够了啊。”李达康无比怀念从前随心所欲骂赵东来的日子:“你让我歇两天,咱能不能少整这些没用的花架子。”

“沙书记特别交代的。”时移世易,赵东来现在可以随心所欲的骂他:“你懂个屁。你小子只是恰逢其时,省里要的是树立一个榜样标杆,收拾世道人心。”

赵东来恨铁不成钢:“你能不能有点政治站位。”

李达康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政治站位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叠吧叠吧文件就往外走:“行行行知道了。”

赵东来不好掉份儿去拽人,只能在他后面放狠话:“你当回事儿!掉链子饶不了你。”

下属如此,赵厅日常心累。

等到了要去省委做报告的那一天,赵东来让李达康跟着他的车一起去省委。

赵东来最近一直很忙,这会儿坐在车里才有了时间,跟李青说:“拿过你的讲稿来我看一眼。”

……

李达康从副驾回头看了他一眼。

赵东来心里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就听李青说:“都在脑子里装着呢。”

“也就是说没文字?!”赵东来觉得老天爷把这么个人搁自己身边纯粹为了折自己寿:“省里主要领导、各路权威媒体,是你儿戏的地方吗?!”

赵东来是真的火了。

“赵厅。”李达康试图给赵东来降火:“我不是儿戏,讲什么我都在心里过了无数遍了。”——我从前讲话哪一次不是脱稿——“你看那些脱稿讲话的,也从没掉过链子啊。”

我真不是看不起自己同志,赵东来忍不住怼他:“术业有专攻听过吗?!人家笔杆子出身你打架斗殴出身,能不能心里有点儿数!”

“厅长你这就看不起人了啊。”李达康回怼:“不就是当着沙书记讲个话。”

“不就是。”赵东来心累的不想说话:“你当省委书记是你邻居家大爷?”

李达康心道,邻居家大爷算不上,差点成了邻居大哥倒是真的。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李达康站在主席台上,被镁光灯烤的一头汗,汗珠像小虫子一样顺着脖子滑到扣的板板正正的领扣里,警服里的衬衣大概都湿透了,紧紧贴在身上绑的人难受。

干什么都不如活的长啊,李达康心想,老子要是不死,想当年中组部已经来汉东考察过了,基本上已经定了他是汉东下任省长,老子要是不死,现在正坐在下面舒舒服服的听报告,而不是站在台上受这份洋罪。

受洋罪的还有赵东来。在这么多省委领导、权威媒体面前,他真怕李青给他放卫星出个大洋相,汉东公安系统丢不起这个人!

坐在台下的时候赵东来都想好了,要是李青掉链子,他当场就压他到沙书记那里,俩人一块儿引咎辞职。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这位奇葩虽然肌肉发达但作为公安系统知名笔杆子,居然说的比写的好听!一场报告顺顺利利。回去的路上,李达康还说:“看吧,是不是瞎担心。”——想当年网上转过多少我讲话的视频你心里没点数吗,你小子不是还曾经偷懒把我讲话转成文字直接用了——“要相信自己的同志啊。”

这个同志是你,我不敢相信。赵东来说:“别回厅里了,忙了这么久给你放天假。”

“您都坚守岗位呢”李达康继续给赵厅长顺毛:“我才做了多微小的工作,哪能放假。”

“看不见你对我来说也是放假了。”赵东来示意司机路边停车。

何必呢,李达康看着远去的车子叹息,何必把赶我下车说的这么文艺……

 

忽然“被放假”,李达康现在路边一时迷茫,无所事事,不知道该去干什么。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看欧阳菁了,挥手叫了个车去了女子监狱。

“恭喜啊。”欧阳菁跟他说:“我在电视上看到你立功了。”

“没什么可喜的。”李达康说:“警察无功可立,才是太平世界。”

……欧阳菁无语,这天没法聊。

李达康也意识到了,苦笑一下:“不聊工作。不聊工作。”

那,聊点生活?

李达康还没想好话题,只听欧阳菁问:“小李,你是不是喜欢佳佳?”

对啊,李达康点点头,我怎么会不喜欢佳佳。

“你如果真的喜欢她。”欧阳菁脸上的笑意褪去。她这一年在狱中多亏李青关照,她也不是不领情的人,对小自己十五岁的年轻小伙子不乏欣赏,可对待朋友和看待女婿的标准和要求是不一样的。欧阳菁必须为自己女儿的幸福负责:“你如果真的喜欢她,就不要和她在一起!”

?????!!!!

什么?!李达康一瞬间的懵逼,哪个在一起?是当她爹在一起吗……下一秒却忽然醍醐灌顶福至心灵,对啊!我要当她爹,还可以娶她妈啊!

并且如果真的让自己后半生一定要跟人在一起的话,除了欧阳菁,他也想不出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情形。

所以,欧阳菁隔着玻璃,看着小李低下头,耳根微微发红,似乎在酝酿勇气,她正想着如何劝说推拒,就听见电话筒里传出来的声音:“我想跟你在一起。”

欧阳菁:……

欧阳菁一肚子的话都被当面堵了回来,坐在那儿差点连话筒都握不住,“你说什么?!”

“我想追你。”

佳佳不认我当干爹,我可以当他继父啊!

 

评论(32)

热度(68)

  1. 西湖四月雨又风请叫我脑洞君 转载了此文字
    当我闺女不认我当干爹之后我想出了一个绝顶聪明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