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脑洞君

我有故事又有酒,擦亮键盘这边走

【无题】十二、旧戚亲朋重聚首

    厅长!厅厅厅厅厅长……

  赵东来正要锁门出去,被李青一溜小跑堵了回来。

  “干什么?”

  赵东来看李青手里拿着张纸,还以为是文件或者什么需要签字的东西,手里钥匙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又插到门里拧开了锁。

  “进来吧。”

  “谢谢厅长。”李达康笑的见牙不见眼,把自己的请假单子递过去,略带不好意思的道:“看着最近不算太忙,想请个假。”

  呦呵!赵东来看着上面填的事由——结婚!

  他仔细打量了李青一眼,的确是比从前那种嶙峋的样子有亲和力多了。

  “婚假啊。”难得,赵东来边签字边问:“是你跟我说过的那个吗?成了?”

  “是。”李达康点点头,真心实意感谢赵东来:“多亏了厅长。”

  “行了。”赵东来把签好的假条给他:“你也不小了,结了婚靠点谱,过日子么,别太计较。”

  “我知道。”李达康拿了假条,问:“厅长,你这两天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

  赵东来一时没明白过来。

  “我不准备办婚宴了,打算请几个亲朋好友一起聚一聚,就当结婚了。”

  ???

  赵东来:……我刚刚为什么会指望他结婚之后能靠点谱。

  “是你自己先这么想,还是女方也同意了?”赵东来觉得自己有必要拯救一下他的婚姻。

  “我们两人商量的。”李达康纠结了一秒,决定还是把自己老婆的名字告诉赵东来,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不然现场一个大冲击,那场面……难说啊。

  “她也有顾虑。”李达康顿了顿,身子前倾略略弯腰,试探的口气:“欧阳菁,您知道不?”

  “知……你……”赵东来指着李青说不出话来,你!你TM,你竟敢你竟然,你,无数的话堆在嘴边争着抢着要出来。词到用时方很少,赵东来完全不能组织语言来精准的描摹自己现在的心情。无数的话在牙缝里咬碎嚼烂,最终凝结成恶狠狠的几个字:“我x你妈!”

  ……

  李达康了解赵东来,虽然五大三粗看起来粗犷,但素质在公安,别说公安,在整个干部队伍里都是高的,内心住了个文艺青年,几乎从来不爆粗。这是真急了啊,李达康也不在他跟前再招眼,开开心心溜了出去。

  他不去也好,那就只喊王大路,三个人吃个饭,全当老友相聚了。

  留下赵东来在办公室里越想越气,回到家依旧气儿不顺。

  陆亦可下班回来,看见赵东来黑着一张脸:“怎么了这是,李青又把你气着了?”——瞧吧,可见赵厅长从前没少被气着回家跟自己老婆倒苦水。

  “我开会见过他。点子正,思路活。”赵东来正坐在沙发上,陆亦可从背后把两只手肘放到赵东来肩上,压下身子在他耳边说:“诶,长江后浪推前浪,你得接受小年轻比你强啊。”

  “我是不能容人的吗。”赵东来把陆亦可的脖子压住,让老婆不得不近距离看自己这张扭曲的大脸:“我多盼着他好啊。人家自己……你都不知道他干的什么事儿!”

  “什么事儿啊,是违法了还是乱纪了?”陆亦可从赵东来的禁锢里挣出来。

  赵东来一脸便秘的表情,这话他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当年他都不在背后八李达康的卦,侯亮平还因此嘲讽他“为尊者讳”。他说是尊重,是真心的维护和敬佩!

  更遑论如今,在李达康身后说他的前妻,赵东来更是张不开这个口。

  所以只能独自生闷气。

  他张不开有人能给他撬开。

  陆亦可看赵东来的表情猜了个大概:“怎么?还跟李书记有关?”她尽自己最大的想象力推测着:“说李书记坏话了?李书记家亲戚?祸祸李书记名声?”

  不是。不是。还不是。

  “你别猜了。洗手吃饭去。”

  “还不是?”陆亦可职业病,问不出来一直会想着这个人,心里默默回忆分析自己已知的信息。

  等吃饭的时候她忽然问赵东来:“你不是说小李前阵子准备买房结婚,结了吗?”

  ……

  赵东来一口气堵在胸口,嘴里的馒头顿时咽不下去了。

  “猜对了?”陆亦可分析着赵东来的表情,跟结婚有关,跟李达康有关。于是陆亦可问:“小李能耐啊,追到了李佳佳?”

  ……

  “怎么,不是?”

  “他要娶欧阳菁。”

  陆亦可愣了几秒才稳住自己脸上的表情,她毕竟跟当事人关系不如赵东来紧密,短暂的惊讶过后有变成了犀利理智,聪明大气的陆处。

  她开始一条条地给赵东来分析,你到底在气什么?生气的点在哪里?是因为李青“僭越”娶了李达康前妻吗?

  赵东来仔细想想,李青如果换个人结婚,他似乎没有不同意不祝福的理由?真的有这个因素?

  陆亦可点着他说,你们男人呐,总以为女人是自己的私有物。

  不是,我没有,你别给我扣锅。赵东来抓紧向老婆剖白心绪。

  “别打岔。”陆亦可说:“没有嫌弃你。我们分析的是一种文化心理行为。”

  “我问你,欧阳菁身为李达康的前妻,难道不能再次嫁人追求自己的幸福吗?即便不是前妻,是遗孀,大清亡了200年了赵厅长,还要立贞节牌坊是怎么着?”

  “不是,唉,我。”赵东来默默自省了一下,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像真有点这么个心理。怕欧阳菁再嫁,让人嚼舌根,连累李书记被人拉出来,成为茶余饭后的话题。

  不对,赵东来又想,欧阳菁跟别人他也不能有这么大反应啊,这不是跟了李青……

  “为什么不能是李青?”陆亦可问。

  “因为,因为……”赵东来也不知道自己确切的想法,说出来的话也是带着试探:“因为不配?”

  对!说出来之后他心里愈发确定起来:“我是真心想栽培小李的。你说他年纪轻轻,娶个比他大那么多的有案底的老婆,年龄阅历都不一样,天都不一定能聊到一起去,将来想进步说不定都是坎。”

  赵东来越说越觉得在理:“我也不是背后说人坏话,就欧阳菁那……”——当年我多盼着李书记离婚啊——“欧阳菁可算不得什么贤妻。”

  “说完了?”

  “说完了。”

  陆亦可跟领导似的拍拍赵东来的肩膀:“说完忘了吧。”

  ???

  赵东来还是不明所以。

  “感情的事,外人少BB。”陆亦可问:“你觉得赵小鹿将来结婚娶媳妇,能听你的吗?”

  赵东来想了想自己那上房揭瓦的崽子,不得不承认:“够呛。”

  “这不得了。你儿子都管不了,人家李青就是你下属。”陆亦可说:“人家请你去不过是给你面子,你少把自己太当回事儿。再说了,人家俩人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儿,经历了什么发生过什么,你又知道多少。”

  “对对对。”赵东来连连点头:“跟咱当年似的……”

  “谁跟你咱。”陆亦可笑着锤他。完了又加了一句:“你让李青加个位置,我也看看去。”

  哈哈哈哈哈哈!

  赵东来突然爆笑。再理智的陆处长也是人类啊,我就说李青这货奇葩,引得陆处长都难耐八卦的心。

  “干什么!职业病!”陆亦可狠狠瞪他一眼,不说话都知道他笑什么,简直懒的理他。

  “好好好,职业病。”赵东来笑着圈住陆亦可,我的老婆世界最可爱。这么想着,觉得反对人家李青结婚娶媳妇的自己实在是个人性泯灭的上司。

  所以第二天一早,赵东来就把李青喊到办公室。

  “昨天是我不对。”赵东来问:“你请吃饭什么时候,我跟陆处长一块儿去。”

  “那可太谢谢陆处长了。”李达康双手合十作势摇了一摇,笑嘻嘻的凑到赵东来跟前:“厅长,昨天陆处长劝你了吧。”

  “怎么就陆处长了。”赵东来笑骂:“不能是我觉悟高不跟你小子一般见识?”

  “厅长,睁眼说瞎话没意思了啊。”李达康觉得自己自己厅长笑的没眼看:“你真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满脸的冰糖渣子。”

  “滚蛋!”赵东来撵李青去干活:“休假前把手头的事情挽个扣。满脸冰糖渣子的人没资格说别人的冰糖渣子。”

  等李青请客的时间到了,赵东来一进饭店都惊了。感情我家占了宾客的三分之二啊!转念一想,心里也有点欣慰。熟悉的朋友一起聚聚,人越少,对李书记身后名的影响越小。李青这小子,关键时刻,还……唉……

  赵东来心情复杂,如果说李达康是他人生路上的领路人,领着他一步步行正道,走仕途,在他心里如父如兄,是他一生敬仰和追随的榜样。那么李青就是他的后来者,是他领着李青一步步的往前走,如弟如子,看着他经历一件件的人生大事。所以他既不想对李达康身后的名声有什么伤害,也不想让李青委屈了自己,在结婚当天冷冷清清。

  “厅长,陆处长。”李青像是猜到赵东来在想什么,过来给他解释:“我社会关系简单,欧阳的更简单。再说,这也省钱不是吗。”

  “哈哈。”陆亦可在一旁笑出了声,她觉得李青这人太对脾气:“说得对。好钢用在刀刃上,日子是自己过的,不是给别人看的。”

  “陆处长。”李青竖起拇指夸她:“您这格局,甩了我们厅长八条街。”

  正说着话,欧阳菁领着王大路也进来了。

  “陆处长。”欧阳菁笑着跟陆亦可打招呼。

  “欧阳。”陆亦可也伸出手来,跟欧阳菁握了下手。

  度尽波劫,相逢一笑。陆亦可在心里默默地说:“祝你幸福,开始新生活。”

  “这是王大路。”

  “这是赵厅长。”

  李达康给他俩人互相介绍。

  王大路心想,我认识赵厅长,不用你介绍。问题是你TM是谁啊,你要不要先介绍一下你自己……

  赵东来心想,就是这货啊,欧阳菁的男闺蜜,当年疯传给我领导带绿帽小李你也是心大结婚竟然请他……

  本以为会尴尬的女人们相谈甚欢,八竿子打不着的男人们之间却火花四溅。

  吃饭的时候,王大路本着欧阳菁不容易小年轻不靠谱我要对我死去的兄弟负责任的态度话里话外的敲打李青。

  李达康自己倒没多大反应,不过是心里感慨一下原来老王在外面这么强硬这么霸道,都不是我熟悉的那个软叽叽哭唧唧的老王了……

  赵东来却不乐意了,你什么意思我兄弟要什么有什么不过是猪油蒙了心谁知道哪根筋搭错娶了欧阳菁,我都觉得他亏死了凭什么让你这么说,你谁啊你,欧阳菁那么好你怎么不娶,别以为我不知道她的公主病。

  于是赵东来截过王大路的话头,站起身来举杯敬欧阳菁:“以前咱们也常见,这次我来呢,一来是贺你改造成功,二来……”

  他也是喝得有点微醺什么话都往外冒,一个二字还没说完被陆亦可和李达康双双打断。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