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脑洞君

我有故事又有酒,擦亮键盘这边走

初雪03(康菁)

自我感觉脱缰的剧情掰回来了 ……大概吧……故事结局见id
 星你记忆混乱,也懒得再查剧情了,就这么着吧。


王大路站在雪地里恨恨的想:我要再管他俩的破事就把姓倒过来写!


欧阳菁送走王大路,松了口气。

精神松懈下来,身上哪哪儿都不舒服,浑身上下透着懒散和酸痛。

瞥了眼在沙发上睡的呼哈的始作俑者,气死了,不管他!上楼开电视!只有都教授能抚慰我受伤的心灵!


星你的剧情她都快背熟了,不,已经背熟了,台词听到一句能接出来下一句,所以也不在乎哪一集,随便点开一集看了起来。

都教授和女主吵了架,都教授的超能力在流逝,都教授赤脚走在雪地里……

都教授,都敏俊xi,孤单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寒风吹透他薄薄的衣服,整个人冻的蜷缩起来,双脚脚趾摩擦着,嘴里呵出白气……

心疼。

“您怎么能这样呢!”

跟着匆匆赶来的张律师,欧阳菁在电视外轻轻的呢喃。

您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能大雪天一个人穿这么单薄,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呢,女主,千颂伊,怎么,怎么能这么对都教授!欧阳菁的心紧紧纠在一起,对千颂伊,那个不珍惜不爱信都敏俊的女主产生了深深的怨忿……

太难过了,她深深吸了口气,走到二楼客厅的栏杆旁,正好看到埋头趴着的李达康。

欧阳啊,你可知道,在你怜惜都敏俊,埋怨千颂伊的时候,你老公也是一群人的“都敏俊xi”被人怜惜心疼啊,欧阳,你这个欧阳·千·颂伊·菁!

当然,故事最后女主总会“良心发现”,我们的女主欧阳·千·颂伊·菁也是如此。

转身下楼

“达康,达康?”

“嗯?”

李达康迷迷糊糊的含混应了一声,带着酒意和药力被寒风灌了一领子雪,发泄完又被扔沙发上冻了大半宿。

“达康。”欧阳看着他身上在冬天里明显太薄的西装衬衫,摸他额头手心,都烫乎乎的。

欧阳菁这次是真心疼了,比心疼都敏俊都心疼。

“达康,达康,去房间睡。”

李达康趁着欧阳的劲儿从沙发上坐起来,昏昏沉沉头疼的厉害。

他觉得有温凉的手指在他眉梢鬓角轻轻的按,温温柔柔的声音响起:“吃点药,明天就好了。”

欧阳给他把裤子扣子腰带粗粗一系——刚才完事儿直接把他往沙发上一扔,嗯——去给他倒了杯热水,拿了点药。

吃过药,把他扶到床上。

靠着自己的肩头,给他脱去外套衬衫,灼热的气息吐在她的颈侧。

唉,欧阳叹了口气,扶他躺下,拉上被子,复又给他褪去鞋袜,打水洗脚。

等收拾个差不多要给他脱裤子的时候,李达康把裤腰带拽的死紧,怎么都脱不下来,直接把欧阳给气笑了:刚才谁跟疯狗似的,现在又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

李达康迷迷糊糊的,只记得有人要坑他,也不敢十分确定现在身在何处,身边是谁:“别碰我!”

欧阳菁简直哭笑不得:“手拿开,你媳妇,欧阳菁!”

“欧阳……”李达康也不傻,谁知道你是不是冒充的:“欧阳……那我工资卡密码是多少……”

“XXXXXX”欧阳菁觉得,自己现在如果是个动画形象,一定是满头挂满了黑线-_-||||

“哦,还真是欧阳啊……”李达康完全放松下来,随她摆弄,带着点疑惑含含混混嘀咕一句:“欧阳会对我这么好……”

欧阳菁鼻子发酸,咬了会儿下嘴唇,给他掖掖被角:“天天回那么晚,我倒是想对你好,可也见不着人啊。”

李达康已是睡熟的模样,欧阳菁的话也不知听没听到。


第二天睁开眼

什么地方?!

李达康的意识让他腾的坐起来——嗯,有心无力,所以打了个趔趄。

欧阳菁听见声音推门进来,给他拉上被子:“醒了?还难受吗?”

李达康懵了懵

欧阳?哦,意识渐渐回笼,想起来了,帝豪园……

身上虽然不再难受,可昨晚上折腾一通,也实在提不起什么力气,算了,帝豪园就帝豪园吧……

“躺一会儿还是现在起?”

欧阳菁看着李达康刚睡醒一脸懵懂头发支棱的样子,伸手揉了揉他脑袋。李达康把头顺势低到她怀里,双手环上她的腰:“再躺一会儿。”

欧阳菁也就势躺下:“你今天不上班了?”

“周日,不上班。”

“哟,李大书记什么时候也过周末了?”

“不上,就不上。”以静制动,他就静静的等那些想套他的人一个个都蹦出来,谁也跑不了。

当然,这些话没必要对欧阳说。他的头埋在欧阳身上,声音有些闷,说话时脑袋还在欧阳怀里摇了摇。

欧阳菁使劲揉了两把他的头发,心早就化成了一汪水。

男人啊,有的时候跟小孩子似的。


躺了一会儿起来,欧阳把衣服拿给李达康:“昨天的衣服,喏。”

虽然没有换洗衣裳,嗯,李书记对此处没有他,一个男人,能换洗的衣裳,身上虽然不甚熨帖,但是,心里还是很舒畅的。

吃什么啊?李达康歪在沙发上问欧阳。

吃什么啊?欧阳也在想。

这么冷的天,又下了今冬第一场雪。

初雪啊,初雪的时候,要吃炸鸡喝啤酒,欧阳菁忽然想起星你里女主的话。

给李达康做了点清粥小菜,她自己点了炸鸡啤酒的外卖。

“为什么啊?”李书记看看自己寡淡的稀粥,怨念的看着欧阳的炸鸡啤酒。

“刚退烧,乖啊~”欧阳嘴上哄着他,心里却道:这炸鸡这么好吃,只要了一份,不能分给他!

初雪的时候,应该吃炸鸡喝啤酒。

欧阳菁觉得星你里说的真对,这么多年,她从未觉得炸鸡啤酒这么好吃,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炸鸡,喝过这么好喝的啤酒。

初雪的时候


这场冬日里的初雪,像是生命的源泉,滋养了他们已经寸寸龟裂的婚姻。只可惜,灵丹妙药治病不治命,不过是继续苟延残喘罢了。不知,这场初雪带来的,究竟是福是祸。


(完)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