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脑洞君

我有故事又有酒,擦亮键盘这边走

初雪(康菁)

sjb脑洞,xjb乱写。谢谢大家不打死我





热,李达康解开了自己的衬衫扣子,躺在会所大床上消着酒气。

快到年底,各路牛鬼蛇神都蹦了出来,今晚酒会上的那些商人

呵呵,李达康想着,这些人,用得着你的时候恨不得喊你爹,但转头就能为了利益咬你一口。

依着他的性子,多晚都得回家,不会住在外面,只是今晚不知怎的,酒意上头上的厉害,整个人都有点昏昏沉沉,刚一散场,便被人半扶半架的送到了套房。

热,不同寻常的燥热。李达康看了眼空调温度,与平时也没什么区别。热的难受,索性脱了衣服,准备去冲个澡。

“李书记~”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婉转动听,如黄莺出谷,温凉的柔夷攀上他的背,玉葱般的十指……

“滚蛋!”
李达康一个激灵,转身踹了来人一脚。

“李书记~”美人泫然欲泣。

“妈个X!”李达康心里怒火滔天,竟然给我来这一招!
下 / 身已经热了起来,又热又硬,敏感的厉害,被西装裤子的纹理一磨,又痒又痛……
拼写最后一点残存的理智穿上衬衫,胡乱扣上扣子,抓起外套挂在臂弯,遮住下 /身那难以言说的凸起。

在楼道里一边走一边气急败坏的给司机打电话:“走!现在!对,立刻!马上!楼下大门口!”

李达康到了楼下,司机还没来,城市的霓虹灯照不透天上厚重的乌云,寒风带起拐角处呜呜的声响。他薄薄的衬衫一下就被北风吹透,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冷热两重天,牙关都不由打颤,好在,冷风一吹,也清醒了一点。

“李书记……”
司机开车往市委宿舍,李达康外套盖在腿上,看着一路后退的街景。
“喂,杏枝啊。你嫂子回去了吗?”

艹!李达康暴躁的踢一脚副驾椅背。
“去帝豪园!”

司机听着李书记话音里都有了咯吱咯吱磨牙的声音,根本不敢抬头看他脸色,只好在心里一把一把抹着冷汗,调头开往帝豪园。

李达康到帝豪园的时候,阴沉沉的天空终于禁不住厚重的乌云,小雪已经纷纷扬扬的撒了下来,地面上铺了白白的一层。
冷风带着雪粒子呼呼的往领口里灌,他抬头看看二楼透出的橘黄的灯光,心里竟泛起一丝暖意。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显出敲门人的急躁与焦急。


*检票上车,手机没电,先发,抽空更

评论(2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