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脑洞君

我有故事又有酒,擦亮键盘这边走

【无题】十、你我老来重相见

@西湖四月雨又风 

欧阳菁吹灭了蜡烛,抬头一眼看见了李青的目光。
那一眼惊心动魄,如此熟悉,如此相似,勾起了无数细细密密的过往。
自从上次李青来看她突然表白之后,近一年的时间,欧阳菁对他一直避而不见,仿佛摆出一副逃避的姿态,仿佛不见他,就没有了这个人,也没有了这件事。
李达康只能通过狱警给她送钱送东西,只是,每一次送的东西里,都夹着一张纸。
或许是情诗,却也算不上是情诗。自古诗言志,他写几句感慨,说两句世情,欧阳菁没法脸大的说这是情诗。可是吧,他认认真真的写在彩笺上,狱警送来的时候一脸“你懂我懂”带着深意的笑容,着实没法让人理直气壮地否认这不是情诗。
欧阳菁头疼地恨不得把它丢垃圾桶。最后没有行动的原因,在于李青的字,难免让欧阳菁想到“故人”。——他的字像李达康,不在用笔习惯,而在气韵品味。一想到李达康,她会臆想这些都是李达康一字一句给她写的,想到恋爱时的情书往来,难免又会想到她求而不得的爱情。女人总是心软,她总狠不下心来糟蹋李青的心意。
这么在纠结中过了一日又一日,直到李青托狱警将蛋糕摆在她的面前。
隔窗对望。欧阳菁看着窗外的人,窗外的人也在看她。
虽然李达康打定主意吃自己软饭,不再为生活发愁心下大定对未来信心满满,但还是依照赵东来的指点和忠告行事。术业有专攻,李书记上辈子的经验告诉他,领导不是全能,也不必全能,听专业人士的专业建议就好了。你说赵东来是专业人士?——废话嘛,他能拿下最难搞定的陆亦可并且天天撒狗粮,李达康对他的情圣属性还是十分信任的。
专业的赵厅长给他的办公室主任的专业性建议是,把你看房买房乃至想辞职的心路历程告诉她!
为什么?此时李达康坐在外面与欧阳菁面对面时依然没有想明白,如果自己的下属工作没有成效反而给自己讲他做了多少多少无用功,自己一定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赵东来当时给他的解释是,你要让她看到你的努力。
努力了还是白给不是更废吗?即便李达康信任情感专家赵东来,此刻说起来也是十分心虚和赧然。
他眼睛看着电话机上的数字,手指在接待处的大理石台上不停地摩挲,跟欧阳菁说,我准备先攒个首付,然后如何如何。
对面十分安静没有任何回应,李达康越说越忐忑,边说边在心里骂赵东来,这个主意听着就不靠谱,不应该少逼逼直接把事情做完吗。
我就知道不行。李达康觉得,还不如把自己吃自己软饭的计划直接说出来呢,至少可以告诉她,你出来不必担心生活的压力。
李达康声音渐低地勉强把话说完,小心抬起眼来,还没说话,却被欧阳菁的眼泪吓了一跳,一时手足无措。——赵东来这么靠谱?!我就这么理解不了罗曼蒂克?
当然是李达康理解不了。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抵抗一个男人为自己改变人生道路的诱惑,哪怕是五十余岁在狱中磨去骄娇之气的欧阳菁。
正是欧阳菁才抵挡不了,抵挡不了一个处级干部为自己放弃远大前途的爱的诱惑。
欧阳菁没想到,在自己反复纠结和退缩的时候,李青已经做了这么多。可他越是如此,欧阳菁越承担不起这一份心意。
你不是金山县的县长。
我也不是三十岁的欧阳菁。
“小李。”欧阳菁忍下心里的酸涩,教育他:“你别胡闹。你还年轻,值得更好的。”
“没有谁比你更好更合适。”李达康这么跟她说。
“怎么会合适。”欧阳菁苦笑一下:“我有案底,你是公职人员,娶了我对你将来意味着什么……”
“人各有志。”欧阳菁隔着玻璃窗看到他无所谓地笑了笑:“蜗角名蝇头利,没意思的紧。”
“凡事比不过我乐意。”用完了赵东来的恋爱锦囊李达康自由发挥,“我知道我挑拣的余地还很大,可你除了我还有更好的选择么?一个人孤独终老,或者嫁一个已经抱孙子的鳏夫?我可舍不得。”
“……你会后悔的,然后会怨我。”他说的是实情,现实赤裸裸摆在那里,欧阳菁对自己出狱后的生活也未尝没有考量和猜测,她此时心乱如麻,却不敢顺着这个年轻人。
眼前是一个精明干练的社会人,虽然比她小,也是明白自己的求婚意味着什么的人。面对这样的追求者,欧阳菁着实不知道如何拒绝,可她经历过一次以紧急离婚告终的婚姻,越发不敢轻易踏进这座围城。——哪怕她也舍不得这位探监者,两年来的探视和关心,身陷囹圄的她将他当做自己亲密的朋友。
她轻轻道:“你现在这样想,十年以后就不会了。”十年以后我六十多岁,你才五十刚出头。
李达康虽然是个不懂恋爱的直男,但他的脑子是顶顶好使的。他不懂的是女人不说出口的复杂心思和小情绪,欧阳菁这话一说,他马上就明白了,你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你对我有好感,可是因为年龄差距身份差距或者其他因素,不敢迈出那一步。
小李心里简直炸成烟花,吃软饭的未来胜利在望!
然而,懂了,下一步该怎么做?烟花炸完冷静下来的小李……内心一片空白毫无头绪需要场外援助。
“什么事儿,也得先出来再说。”
嗯。欧阳菁也认为这话说的是个正理儿。在监狱里,所有的都是空谈。

小李送了第二个生日蛋糕之后不久,欧阳菁通过出版译著,加上李青的上下活动和李达康的遗泽,终于减刑出狱了。
五年。
大梦一场,物是人非。
来接她出狱的,不是当年送她去机场路的那个人,那个人,她再也见不到了。
站在车前冲她微笑的,是一个年轻的一样姓李的警官。
欧阳菁站在出狱的时候,想起入狱的时候,就又想起了李达康,想起了机场路上他伸出来而自己躲开的手。如果,如果我知道那是我见你的最后一面……
她一晃神的功夫,李达康已经大步向她走来。
监狱是一座堡垒,保护着里面的人,也保护着外面的人。这是他们第一次没有玻璃的阻隔面对面相见,李达康突然有些不知道怎么扮演李青,他接过她的小小包裹,又试着伸出手去,说不清是想握手还是想牵手。
欧阳菁恍惚一笑,拉住了他伸出的手。这不是那个人的手掌,却温暖坚定一如往昔。
她临出狱前,托李达康帮忙租房子,由他领路,七拐八拐,拐到了一处小区。
进了门,是一处简单装修的房子。房子不大,两室一厅,说是简单装修,却连地板都没有铺,只是刷了墙,里面一应设施倒是齐全,客厅、卧室、厨房、洗刷间,生活必须品一样不落。
没什么需要再添置的,欧阳菁在房间里看了一圈,如果价钱公道,那便再满意不过了。
“一个月多少钱?”欧阳菁道:“现在的行情我也不知道,太贵的我可租不起。”
“嗯……不要钱。”
“不要钱?”
不光不要钱,还倒找钱呢。
欧阳菁看着李青递过来的银行卡有点懵逼。
“我不是跟你说过要买房子吗。就是这儿。那个,我平时忙,也来不及装……”李达康是能凭一张嘴做报告在省里在中央争取到(金钱)支持的人,忽悠欧阳菁不跟玩儿似的,况且忽悠这个女人他经验丰富。
“你就当给我帮帮忙,不然我买了只能在这儿扔着。你平时没事儿多跑跑建材市场。”李达康说着把银行卡塞到欧阳菁手里:“我也没什么审美,该装成什么样的也没谱。你也借这个机会多出去转转,也不一定非要买东西,跟人聊聊天,去市场之类的地方逛逛对现在的物价了解也快,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说的到底还是不如做的。纵然欧阳菁在狱中听过李达康的诚恳表白,真正踩在房子的水泥地上那重量又不一样。
欧阳菁还能说什么,话都让人说完了。不提他追求者的身份,人家帮了你那么多,你帮忙看看不是应该的吗,并且人家也说了,这有助于你尽快了解社会融入社会。
欧阳菁接了李达康的银行卡,第二天就去了建材市场。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欧阳菁一方面是觉得受了李青这么大恩惠,另一方面,也想做成一件事,证明自己还能在这个社会生存,所以她拿着李达康那每月扣了房贷不剩几个钱的银行卡,自己贴钱把房子给他装起来了。
银行卡里几个钱李达康心里有数,他心里更有数的是欧阳菁的脾气性格,他把卡给欧阳菁的时候已经打定了让欧阳菁贴钱的主意,所以在装修好的房子里对着欧阳菁又是一套一套的:你出了钱装修,应该加名啊,我们明天就去房管局办事大厅把名加上。
欧阳菁被一通忽悠,觉得李达康说的一点儿毛病都没有。我的钱离婚、入狱,基本上没剩多少了,现在的钱是佳佳给的(李达康的钱),不能白白花了孩子的血汗钱什么都没有啊,小李厚道,是我一时想差了,应该加名。
第二天房产中心的人怀疑是不是房市泡沫破了,连问了几遍:不是过户?!加名?!没结婚证?!
那一副你们有病吧恨不得马上抓手机跟人吐槽的神情,看的欧阳菁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你看,没结婚证不让加。”李达康说:“我们去领了吧。”
“什、什么?”欧阳菁有点懵。
“我说,我们去领证吧。九块九的事儿。”李达康搂着她的肩,笑嘻嘻地问:“你不会九块九不舍得了吧。”
“不是你等会儿,这是九块九的事儿吗?”欧阳菁觉得他们两个一定有一个人出门没带脑子。
“那是什么的事儿?”李达康认真地看着她,欧阳菁一时竟然被问住了。
“是不是这个的事儿?”
欧阳菁看着眼前的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
李达康单膝跪地,里面是一颗充满诱惑的钻戒。——这不是赵东来的建议,这是李达康对自己发妻的了解,她就爱这个调调。
一手房本一手钻戒,也是没谁了。实用主义实用到极致,谁又能说不是浪漫。
欧阳菁一时荧惑在心头脑发晕,任李达康给自己带上了戒指,她把手掌举到面前,钻石亮晶晶闪了她的眼。
那就这样吧。也没什么不好,嫁给李青,大略就是她最好的归宿了。
只盼我们比翼齐飞,只盼你始终如一,只盼我全心全意。
求婚没有玫瑰,从办事大厅出来路过花店,李达康进去买了一枝。
“只买一枝吗?”花店的小姑娘笑着问。
欧阳菁看到也有点吃惊,不是嫌少,只觉得他特特的跑过去巴巴买这么一枝,有点好笑。
“多少无所谓。”李达康把玫瑰递给她:“都是林城的,汉东的玫瑰都是林城玫瑰。”
都是林城玫瑰。那个人,他把玫瑰种了一座城。欧阳菁这一天情绪激荡,听了这话又想落泪,嘴唇哆哆嗦嗦:“小李……”不知道如何与新领证的小丈夫解释自己曾经的爱人。
李达康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她柔软的唇上,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必说。
夸自己,他没脸,说自己坏话,他也说不出来。如此,便不要提了。
李青用一枝玫瑰宽慰你的心怀,李达康用一枝玫瑰补偿来不及表达的深情厚谊。
玫瑰香飘满城,一切尽在无言之中。你从不孤独,山河表里,天上人间,都是我。
他把欧阳菁揽在怀里,轻声说:“不要怕,我一直在。”
一直在,一直爱。

【上部完】

评论(27)

热度(68)

  1. 西湖四月雨又风请叫我脑洞君 转载了此文字
    都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