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脑洞君

我有故事又有酒,擦亮键盘这边走

【无题】七、假亦真时真亦假

一、魂飞万里盼归来

二、似此星辰非昨夜

三、吾生有涯知无涯

四、玉骨久成泉下土

五、亲亲再世相逢日

六、英雄自此敢争先

“你怎么回事儿?!”赵东来坐在李达康病房的床头边上没好气地问。

他刚刚赶来的时候在走廊上碰到出去的李佳佳,李佳佳跟他打了个招呼,两个人站在走廊边聊了一会儿。

提到李青时,李佳佳脸上的神色,以文艺青年赵东来的词汇储备量,也只能想起两个字:诡异。

对,就是诡异。一脸世界上竟然会有这种奇葩的诡异。

当然,李佳佳的面部表情含义是赵东来解读出来的。但赵东来自信,以他老刑侦如炬的目光和对李青奇葩程度了解,李佳佳的表情绝对就是他解读的意思。

从市局到省厅,见过李青的人多半是这种表情。

赵东来不免解释几句:“李青是孤儿出身,从小吃百家饭长大,没少得福利政策的光,算是得过李书记恩惠。这小子人是有些怪,但实诚重情,也就他还惦记着你去看看你妈妈,所以你一打电话,我就想到他。”——果然,咳,换了别人真不一定有这个功夫能救命啊。

赵东来解释不如不解释,李佳佳心情更复杂,恍恍惚惚地走了。

而赵东来送走了李佳佳,探望也变成了找后账。

“什么怎么回事儿。”

“少给我装蒜!”赵东来抬脚踹了一下床头:“说!”

说什么,没得说。老子现在心情不好。

“厅长。”李达康撵他:“案子刚发生,工作这么多,您就不要在我这儿耽误时间了。都是自家同志不用慰问。”

“你不也是案子当事人?”赵东来冷笑:“你刚刚跟人说什么了?”

“厅长,过界了啊。”李达康也纳闷,赵东来我闺女跟你很熟吗,用得着你这么关心关怀。

“你懂个屁。”赵东来低声骂了一句,眼睛却不知望向了哪里,一副回忆的神色:“我对不起她。”

“赵东来!”李达康连伪装的称呼都忘了,猛得从床上撑起身子,后背的伤口疼得他直抽凉气。

赵东来一只手把他按了回去,剧烈的疼痛让他动弹不得,也不知是疼的还是气的,好咬着发颤的牙根:“什么时候?!你年纪都能当她爹,你他妈……”

“你小子成天都想什么乱七八糟的!”赵东来又对着李达康的床头踹了一脚,跟这小子说话他就没顺过气!“你是不是跟她扫墓去了,知道她是谁的女儿了吧。”

知道。李达康心道,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李书记……”赵东来神情莫辨:“他本来已经打算去医院了,可是被我绊住了。我一直在想,如果我那天不去汇报工作,李书记去了医院,是不是就不会死,佳佳是不是就不会没有爸爸。”

竟然十分有道理?李达康想,那天自己确实打算去医院看看,还真是赵东来去汇报工作,之后晚了自己就打算第二天再去,哪成想……

嘿,你不说我都没发现。

正陷入深深自责的赵东来听见李青噗嗤一声笑了:“这都能怪上你啊。”——今天才发现赵东来脸这么大。

你!

“行了行了。”李达康看赵东来马上要暴走:“你不是想知道刚刚我跟佳佳说了什么吗,告诉你就是了。”

看在你也告诉了我一个秘密的份儿上。

李达康斟酌着措辞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赵东来。

李佳佳原本想跟着救护车直接到医院,没成想赵东来带着几名干警到现场后,直接派了一个人把她送了回去。

李佳佳不想回去,却在听了赵东来说“李青不放心你,特意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派人送你回去”之后没再争辩。

现场已经够乱了,她应该服从安排,不能再给他们添乱。

回了宾馆李佳佳又如何能安下心来,一晚上辗转反侧,梦里全是渐渐远去的背影,有她父亲的,也有李青的。散乱的梦境里一片荒芜,却掺杂着哭喊、鲜血和无数腐败的落叶。李佳佳现在那里正手足无措,忽然她的面前伸来了一只手,一个臂膀,她一下子觉得安心起来,想看清来人的面孔。可来人似乎隐藏在一团迷雾之后,只露出一双充满怜爱和深情的眼睛……

终于等到了天亮,第二天一大早李佳佳便起来,去医院探望李青。

李佳佳到的时候,李达康正趴在床上,半梦半醒之间,背上的伤口像有了生命一样蹦蹦跳个不停,全身神经的末梢似乎被别上无数根又尖又细的钢针。李达康既后怕又庆幸,万一当时砍在佳佳身上……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佳佳?”李达康睁开眼睛看到佳佳静静地坐在旁边,虽然知道女儿肯定会来看自己,还是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我来看看你。”佳佳看样子已经等了一会儿,对着他笑,一指床头上的百合花:“来给我救命恩人送束花。”

得,昨天玫瑰,今天百合,都齐了。

李达康正准备撑着身体坐起来,佳佳连忙上前扶住他:“你别乱动,想要什么?我给你拿。”

李达康突然有些手足无措,多少年没有的待遇,特别是她妈妈进去以后,父女之间,坐下来平静说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一共就没见过几次面。

“……我想喝水。”

李佳佳一边倒水一边环顾四周:“怎么我看一个人都没有,嫂子没来吗?”

“没有嫂子。”

李达康顺口说完,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狗屁嫂子,就是有也得叫婶子啊,怎么让她带沟里去了。

还没等李达康跟她重申辈分问题,又听李佳佳说:“家里人还没赶过来?”

“没有家里人。”李达康心想,家里人已经来了,就是你啊,嘴上却只能跟佳佳说:“没有家里人,从小是孤儿,就我一个。”

李佳佳呼吸一窒,她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对不起……”

是我对不起你才是。我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无情无义也就罢了,还早早让你没了爹,蹲在监狱门口不知哪里是家。

“佳佳,”李达康试探着开口,“我能这么叫你么?”

佳佳一笑,还有些诧异他这句话,笑盈盈道:“那我叫你青哥。虽然,知道不论身边是谁你都会救,”她不在嘴上说感谢的话,“咱们可是过命的交情。”

全世界都能管我叫哥就你不行。李达康还没来得及纠正就听见她第二句话,机不可失,立刻道:“当时身边是别人我可真不一定这么做。佳佳,我昨天一看见你就觉得亲切,总觉得以前肯定见过。”

李达康徐徐铺垫,他倒是想直接搬出远方堂弟的身份,可佳佳随时能联系杏枝,随时从赵东来哪儿知道他的身世,他也只能这么曲折回环地绕。好在佳佳是个温柔的好姑娘,他又刚成了她的救命恩人,远的不说,加个微信以后时常关心两句肯定是没问题的。

李佳佳道:“我也是。”啊其实并不是,她还怀疑过这是个抢包的坏人来着。她望着面前这个消瘦寡言称得上无趣的人,再想想妈妈,竟有几分为他留在国内的冲动,心下柔软,不由握住他的手:“你如果养不好伤,我照顾你一辈子。你如果不嫌弃,就当我是你的家人。”

真、真的?!李达康耳朵嗡嗡作响,他差点没出息地哭出来,惊喜来的太突然,要知道昨天他才刚刚见到女儿!也不讲究方式方法迂回穿插了,他回握她的手,直奔终极目标:“佳佳,你愿意做我干女儿吗?”

李佳佳:……

李佳佳望着李达康满是期待的眼,心潮澎湃,差点没一口血怄出来。

我想跟你做朋友你竟然想当我爸爸?!

她干笑两声,使劲把自己的手从这人的手里抽出来,只觉得什么“沉默寡言”“可靠实在”“冷面男神”的标签都喂了狗!匆匆说了几句下回我再来看你,万分狼狈地逃出了病房。

认干爹?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我爹是李达康!

哪怕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哪怕他坟头草已经三米高,那也是我唯一的爹!


“你!你tm……”

赵东来气的说不出话来,李达康把脸侧过去埋在枕头里装死。

赵东来指着他,因愤怒而抖动的手指恨不得戳烂他的后脑勺。

“你,你真敢……!你真能……!”

赵东来气得在病房里转了一圈又一圈——佳佳打电话求助的时候我怎么能想到这个奇葩——最后又踹了一脚李达康的床头:“不是看你有伤,现在绝对揍的你找不着牙。”

至于么……

李达康心想,从前没觉得赵东来这么脾气爆啊。

他冷冷淡淡瞥了赵东来一眼,完全没有心思揣摩顶头上司发什么疯,心里的小人委屈得要哭泣,狠命捶自己,操之过急啊!循序渐进啊!得意忘形啊!骄兵必败啊!你他妈昨天才认识今天就想让佳佳喊爹?!做什么青天白日梦啊!

他本来没想打扰佳佳的生活,李达康毕竟已经死了,可既然阴差阳错命好替闺女挨了一刀,怎么能不珍惜机会呢!

一旦有过这个妄想,读作李青写作李达康的这位同志,入魔了。

他的心魔就是:如何让李佳佳叫他一声爹。

 


评论(16)

热度(55)

  1. 西湖四月雨又风请叫我脑洞君 转载了此文字
    干爹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