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脑洞君

我有故事又有酒,擦亮键盘这边走

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上)

第三人视角,写着玩,通篇“我”,慎入。
本来想写康菁,写着写着感觉入了秘书帮😂
之所以姓王,是因为给达康离婚的那个民政局长姓王😂

*    *   *    *    *

我至今无法忘记,第一天去单位报道的情景。

那一年我刚刚大学毕业,青涩的能掐出汁来。

那个闷热的七月,夏季午后,我拘谨的坐在办公室的长板凳上,不时露出礼貌的、得体的微笑,偶尔回答一两个简短的字便涨红了脸,黏湿的汗粘在身上,心里充满着对未来的期待和恐惧。

入职手续多而繁杂。

走廊里渐渐响起人声,似乎已经到了临近下班的时候。

“咦?”
我看到白色衬衫的一角从门口迅速掠过,复又很快退了回来。

是落日的余晖恰在此时透过窗户吗?不然为何满室明亮。

“小李。”

“赵处。”那个一领白衬衫的人指指我:“新来的?”

“对。”老处长跟年轻人开着玩笑:“这可是小妹妹。”

“我终于不是最小的了。”他咧嘴笑着朝我伸出了手:“李达康。”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人。他跟我所有的同学都不一样。

他身上有着令人信服的气质,笑起来却一如少年人单纯可爱。他穿着白衬衫,沉默不语时像一柄利剑,刺透这个死气沉沉的环境;言谈笑语处如一支劲竹,随风摇曳却不折不弯。

原来他叫李达康。

“王……王……。”我站起身来,有点发蒙。从前人人把我当做小孩,我从未与人有过平等的握手。我当时紧张极了,慌忙伸出手去,声音细弱蚊呐。

“你好,小妹妹。办完手续就成我们一家人了。”他大概看我太紧张,于是笑着安慰我。

“你达康哥哥厉害着呢,以后好好跟着他学。”老处长一遍翻动我的材料,一边还没忘记跟我们说话。

“赵处你这话说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沉默的看着他们两个聊天。我以为我会很尴尬,可等到出门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脸上一直带着笑。

“以后有需要,尽管来找我。”他对我招招手:“还有事,先走了。”

“好的,谢谢啦。”我拿着审好的材料,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滴水之恩,报以涌泉。我忽然间理解了这句话。我们的d组织固然不是梁山的忠义堂,他也决然不会指望我的“报答”,但是,在一个陌生惶惑的环境,有一个人的善意,让你对未知不再充满恐惧,让漂浮在半空中的心能够安定下来,心里涌起的感激,语言无法描摹其万一。

后来,我果然没少去找他。老乡、校友,加上第一天的相见,让我心里与他有着天然的亲近。

机关机关,步步机关。

他说,我吃过的亏,不能让你再吃一遍。

他说,一失足成千古恨,行差踏错灰飞烟灭,你可一定得守住底线。

他说,工作是立身之本,我们没有背景,想要往前走,你必须让自己无可替代。

他有时也会颓丧,叹气说,唉,真该跟你嫂子换换。

我知道,农村出来的孩子,他的生活压力很大。

我们工资低的很,糊口而已。我还单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已经结了婚,成家立业,还要负担起日渐老迈的父母的开销。所以他经常穿着略显陈旧的白衬衣,抽一些呛人的便宜香烟。

我知道嫂子在银行。

“嫂子工资应该还可以吧。”

“比我高。”他笑的得意,下一秒却又叹气:“但是累啊。我该从体z里出去挣钱,让你嫂子进来。”

我说,“我们也不轻松。”

“你想轻松还不容易。”他扯扯嘴角,似乎露出个冷笑。

是啊,干我们这行,想轻松容易的很。

似乎哪儿都是多余的人,又似乎哪儿都缺人手。

奇怪。

最终也只能“能者多劳”了。

李达康是年轻人里公认的翘楚,也是单位里交口称赞的好人。

好到什么程度?好到……好到我有一次忍不住问他:“哥,我嫂子也骂你不?”

他嘿嘿的笑:“你说哪一方面?”

我满头黑线:“感情你挨骂是多方面的啊。”

“在家抽烟铁定挨骂,喝多了有时也挨骂。”他的目光透过烟雾不知落在哪里:“工作啊,工作上你嫂子,你嫂子能理解支持我的。”

没想到没过多久,我就见到了嫂子。

是在他的送别宴上。

“欧阳菁。我媳妇。”

“来来来,走一个走一个。”我们一群人拍着桌子在旁边起哄。

“好——”
欧阳嫂子豪爽大气的很,活泼、开朗,很快跟我们混熟了,伙同我们一起挤兑李达康。

“哈哈哈。”
席上气氛热烈,大家酒酣耳热喝的尽兴。

高兴吗?高兴吧。李哥应该高兴。
我记得他曾跟我说,我们天天忙忙忙,一年到头也不知道忙的什么,全是务虚。什么时候能被放出去,深入一线,脚踩大地,那才是务实,才能真真正正为老百姓做点事。

如今,他像出笼的鸟,振翅的鹰,将要去往更广阔的天地搏击苍穹,如何能不高兴。

恍惚间,我好像看到欧阳嫂子并不高兴。

不应该啊?我晃了晃脑袋,觥筹交错间映出欧阳嫂子散落的笑脸。

我果然喝多看错了吧。我晕乎乎的想。这是好事儿啊,怎么会不高兴,有什么不高兴的理由呢?

等到后来,我也结了婚,偶尔想起那一天的情形,才终于明白过来,欧阳嫂子果然是不高兴,她可以不高兴,她应该不高兴。

生活就像一面镜子,它的正面是男人的功业,背面布满了女人的辛酸隐忍。

*  *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