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脑洞君

我有故事又有酒,擦亮键盘这边走

人言可畏(康菁?)

又名:健康之路

健康之路,关爱男性健康,高小琴老师大讲堂开课啦~

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打死不冤


十年,重刑犯

我国现行制度,以十年为界,十年以下和十年以上,是不同的管理和不同的监狱。

至于十年以上,十年和无期也没什么区别

更别说十年和十五年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一个案子进来的,进来时间差不多的两位女同志,被分到了一个监舍。

……

……

一阵大眼瞪小眼

“好吧。”高老板拍拍手,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坑的过厅长玩的过流氓从小小渔村到纸醉金迷,周旋于各色人等长袖善舞的高老板适应良好:“以后多关照。”

“……”

不久之后,“小公主”表示在一众杀人的贩婴的卖毒的中间,高老板实在是可亲可爱。

苦难是感情的催化剂。

同甘苦,共患难,孤独的心相互慰藉。

女孩子一旦互相走进对方心里,之后所聊的话题是没有隐藏,无所禁忌的。

包括曾经,包括男人,包括那些过往的隐秘。


“真没想到……”

夜里闲聊,听高小琴讲完与祁同伟这对绝命鸳鸯的末路爱情,欧阳菁泪盈于睫,忽又有些赧然:“从前,我还……”

欧阳菁红着脸说不下去,高小琴这个人精,从自己床边转了一圈,透过灰扑扑的囚服依稀可见曾经的风情,转到欧阳身前,弯下腰坏心眼儿的在她耳边吹气:“怀疑的没错,我可不是个好女人。”

出乎意料,欧阳菁并没有被她撩拨,反而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好笑的看着她。

“怎么,你不信?”高小琴佯怒:“竟然如此无视我的魅力。”

“没有。”欧阳叹了口气:“我从前查过李达康。”

“厉害了姐姐!”高小琴往旁边挤了挤欧阳菁,跟她并排坐到床边上:“你有什么发现?”

“……”

欧阳看她一副吃瓜等八的样子,微微扶额:“让你失望了,手段不够,什么都没发现。”

“怎么了,一脸果然如此的感慨样。”

“姐姐,您家李书记,不对,现在是李省长了,可真是个神人啊!”高小琴感慨。

“...(((m-__-)m”

如今换了欧阳菁一副吃瓜等八的样子……

“程度,就是赵瑞龙那个马仔,潜伏在公安队伍中的陈老师,监听过你家那位。那可真是克勤克俭清心寡欲廉洁奉公。”

高小琴坏笑了一下:“我还不信,大风厂视察的时候送了把秋波,结果人家一脸严肃‘这是工作’……”

哈哈哈哈

高小琴模仿李达康的语气,两个人都笑的不行。

“姐姐,就这打100分的表现,你咋这么天才想起来查他外面有没有人?”

高小琴问道。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唉,我不是总听人说……”欧阳顿了顿,组织了下语言。

“人言可畏啊,姐姐!”高小琴感慨。

“是,人言可畏,我开始也不大信,可越想越……”

“越怎么?”高小琴忽闪着一双求知欲的大眼睛。

“你知道,我们早就分居,分居八年了。”

“知道啊,大家都知道。”

“艹!不是吧大姐。”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高小琴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右手比划了个八伸到欧阳菁眼前:“八年!八!一个抗战都打完了!!”

“对,就是八年。”欧阳苦笑了一下。

高小琴犹自在震惊中,掰着指头算:“八年前四十来岁,可是正当年!!八年,怎么过的!”

怎么过的?

要不说风月场打滚的高老板就是脑子灵呢

震惊过后,高老板一脸……嗯……窥到什么大咪咪秘密的表情

压低声音道:“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

“什么?”欧阳犹自不解。

“就是……就是……”高小琴满脸纠结:“就是男人嘛,那个一下子脾气暴躁啦,看什么都不顺眼啦,故意给你找茬啦,看见你烦但你跑远又更烦啦,越来越瘦啦吃不下睡不着啦,等等等等。”

“怎么了?”欧阳菁犹自不解:“这简直是李达康日常,咋?更年期到了?”

……

高小琴满脸纠结又恍然大悟果然我没猜错的表情,通俗来讲,就是便秘的表情。

“更年期……就,从前李……李省长不这样?!”

“当然不这样,这样谁跟他!”

“那什么时候,嗯?”高老师谆谆善诱,启而不发。

“也好多年了,那个时候在林城,也八  九十来年了。”

“林城?”

“是啊。”欧阳叹口气:“那时候开发商跑了,就是林城GDP下滑,你们家老高进常委那时候。”

“姐姐,你知道吗。”高小琴忽然换了副正经语气。

“怎么?”欧阳被她带的也微微坐直身子,像听老师讲课的小学生。

“科学研究证明,心理压力过大,不良生活作息,工作疲劳,是容易让男性……嗯……有心无力的……然后更大的心理压力,家人的不理解……”高小琴用手肘捣捣欧阳菁:“姐姐你看起来也不是温柔可人的解语花那一款……”

!!!!!

欧阳菁听的目瞪口呆:“还有这种……”

“当然了!”高小琴越说越觉得有道理:“你想想,有什么契机,也不能说契机,就是类似于关键点的那种,你再好好想想。”

人言可畏啊

欧阳菁被高小琴牵着思路走,越听越觉得有道理,真仔细回忆起来

“你别说……”还真让她想起来:“就是在林城的时候,开发商不是都跑了吗,有一天晚上下的瓢泼大雨,李达康半夜回来,浑身都湿透了。”

欧阳叹了口气,她今天晚上叹了太多的气:“回来还吵了一架,我也没怎么管他,好像之后发了一天一夜的高烧……”

“啧啧啧。”高小琴叹为观止:“姐姐,男人不是这么硬刚的……”

“是啊。”欧阳苦笑:“那时候气太盛。打那以后,我们算彻底崩了,李达康直接住了办公室,就这么一直分居分到……离婚。”

后悔吗,说不后悔也是假的。

“啪!”

高小琴打个响指,引来一阵敲门声:“干嘛呢,老实点!快睡觉!”

“嘘——”高小琴压低声音,拍拍欧阳的肩膀,悄声道:“这就是关键点啊!仔细想想吧~”


辗转反侧,寤寐思服

高小琴的话像种子一样在她心里生了根,发了芽,疯狂的生长,杂乱的枝蔓缚住了她的身心,让她彻夜不得眠。

“呵——”

第二天高小琴看盯着熊猫眼打着呵欠的欧阳吃吃的笑

“笑什么!”欧阳作势要打她:“还不都怨你。”

上工的时候,欧阳菁恍恍惚惚,好几次差点扎了手。

“欧阳菁,有人找。”狱警的声音简直犹如天籁。

跟在狱警后面往外走,经过高小琴,高小琴还跟她挤挤眼~


又是杏枝。

果然还是杏枝。

欧阳菁看着玻璃对面的田杏枝。

杏枝把给她带的东西递给狱警,又开始絮絮叨叨的嘱咐她注意身体,有什么跟家里说。当然,一如既往,话题最后都会转到“我哥不容易我哥心里也难受我哥也想你一直记挂这你这些都是我哥blablablabla……”

要搁从前,欧阳菁早就冷笑一声打断她的话了。

多年的争吵,李达康在她心里早已是薄情寡义的冷硬形象,杏枝所说的他的思念,眼泪,她一个字儿也不相信。

可昨天听高小琴一说……换一种思维模式,好像一切都有了逻辑通顺的合理解释……

只是……只是……欧阳菁的眼泪一滴滴落在冰冷的大理石台上:“是我不对……我不该……不该……你跟李达康说,我不怨他,是我对不起他……”

“嫂子……”杏枝眼眶也微微发热

“我早就不是你嫂子。”欧阳苦笑一下:“我会好好改造,早日出去,跟你哥……不用记挂我。”

“嫂子。”杏枝也微微动容:“你能这样想,我哥可算……可算……我哥知道了得多高兴。”


欧阳回了监舍,趴在枕头上泪如雨下。

“欧阳菁!欧阳菁!”仿佛听见高小琴在喊她,只是声音好像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眼皮也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哐当!”

甩门的巨响惊醒了熟睡的欧阳菁

窗外黑漆漆一片,只听得哗啦哗啦暴雨的声音

这是……

欧阳拉开门,看见全身湿透的李达康站在客厅里

这是……八年前的雨夜

欧阳菁走到李达康身前,抬手抚上他滴水的鬓角眉梢,他脸上的水太多了,怎么擦都擦不干。索性不再擦,不顾湿哒哒的衣服,紧紧抱住他:“我还在。”

李达康身上冰凉一片,他的衣服是凉的,手是凉的,脸颊是凉的,唇是凉的,呼出的气是凉的,发梢滴下的水也是凉的。

欧阳紧紧的抱着他,冰凉的雨水滴下来,偶有几滴确实滚烫的,一起滴到她的颈子里。


世界背弃,而你还在。

真好。

李达康紧紧的抱住她,抱住这漆黑冰冷的雨夜,自己世界里唯一的光和热。


(TBC)


*本来是个一发完的脑洞,想打END,但结尾了发现这简直是个重生长篇的开头啊。

欧阳:达康不容易啊,压力大,我得温柔,对他好

达康:媳妇关心温柔体贴,感动ing

最后知道真相的书记眼泪掉下来:啥啥啥?你这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是因为以为我不举?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让你看看什么是男人!

欧阳:李达康你混蛋坏蛋王八蛋!























评论(20)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