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脑洞君

我有故事又有酒,擦亮键盘这边走

初雪02(康菁)

都跟你们说是sjb设定了……
想了想,王大路开门太直白了,不符合我文似看山不喜平的含蓄审美
那个有好停车场的,推荐一下啊~
微博外链不能走,有三次元小伙伴

“谁啊,这么讨厌!”欧阳菁一手端着红酒,一手拿着遥控器,对旁边的王大路皱眉抱怨。

“我去看看。”王大路说话就要从沙发上起身。

“哎……别……”欧阳菁叫住了他,心里隐隐约约有那么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我去吧。”

打开门,寒风扑面而来
被裹挟着寒风进来的瘦高人影压在沙发上的时候,欧阳菁无比庆幸和感谢女人的第六感。
“李达康,你起开!”
欧阳菁使劲推着压在她身上的人,纹丝不动。

李达康冰凉的嘴唇吻到她的唇上,脸上,脖颈上,连舌尖都是凉的,所到之处激起皮肤一片颤栗,扯开她的衣服,冰凉的双手就这么贴了上来。他自己几乎没脱衣裳,只是解开裤子前面的扣子,拉开拉链……

“李达康!你个王八蛋!”
欧阳菁使劲往上推他,用好不容易喘的口气骂。

李达康也不言语,赤红的眼睛盯着他,充满野兽的愤怒和最原始的征服。

疼!欧阳菁疼的右手使劲在他背上掐,恨不得掐扯下一块他的皮肉,被压在沙发上的左手使劲锤着沙发边缘,发泄着委屈和愤怒。

怎么回事儿?!怎么还打起来了?!
藏在二楼的王大路那个纠结啊,去拉架,不去拉架,去拉架……听着楼下一阵阵砰砰乓乓的声音,道义还是占了上风,这打架的声音……万一家暴……

王大路探头探脑的在楼梯转弯处看了一眼……
噫~,不是打架,是妖精打架……
不能看,长针眼!赶紧捂着眼睛把头缩了回去

惆怅的老王悄悄的打扫起二楼的卫生,悄悄倒掉一杯茶,倒掉一杯红酒,轻轻擦干净茶杯酒杯,悄没声息放回去……
“咔啦……”玻璃相碰发出细微响声,吓的王大路一个激灵,像被施了定身咒,背上起了一层汗
呼——等了一会儿,他才轻轻长出一口气,擦擦脸上滴下的汗,缓缓直起身。

再待下去就是个死,王大路想,我得自救。

他打开窗户,漫天的小雪粒随着北风灌了进来。王大路看看屋外的水管,伸手,堪堪能碰着,结了冰渣子的铁冻的冰的指尖生疼。再看看空调外机的管道,颤颤巍巍晃晃悠悠的挂在那儿,王大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典型的多年养尊处优的中年人。算了吧,王大路打了退堂鼓,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属于年轻人的幻想,这更是玩儿命啊,万一,不,一万个可能会摔下去,丢人不说,更说不清了——虽然现在好像也说不清了,但总归还是薛定谔的说不清

王大路关上窗户,退了回来,想着,还是……唉,中年人有中年人的处理方式,幸亏房间多,真不行找个地方猫一夜。
他也怕李达康突然上来,一边听着楼下的动静,一边看看哪儿能藏身,心里那个恨啊,恨自己,这瓜田李下的,脑子怎么想的!也恨李达康,什么人啊这是,你但凡不是一进门就……就……我都有解释的余地好说话,多大的官了,咋这么不讲究!
老王一面想着一面开了个小房间的门,悄悄的猫进去,成了字面意义上的“隔壁老王”,终于松一口气:都是什么事儿啊!流年不利!

“大路,王大路——”

王大路也不知黑灯瞎火的待了多长时间,听着欧阳菁在门外跟地下党接头似的偷偷摸摸的喊他。站起身,揉了揉发麻的腿,慢慢摁下门把手,开开门探出半个身子。

“走——”
欧阳菁含着身子,衣裳,哦,衣裳看起来倒还整齐,给他做着口型,手指指指楼梯口:“睡了——”

王大路会意,踮着脚尖跟欧阳菁下了楼。
路过客厅,看李达康在沙发上趴着,背部朝外,看不见脸,只有右手垂下。
王大路看到门口的鞋柜,脑子
“轰——”的炸了,神经质似的转头看李达康:
“谢天谢地,他穿着鞋。没开鞋柜,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王大路现在门外,呼吸着清冷而又凛冽的空气,新生啊~
地上的雪已经积了薄薄一层,李达康来时踩出的脚印边缘棱角都已抹圆。

王大路抬起的脚生生定在半空:
天要亡我!

这走出去,在雪地里留下一排脚印,跟现如今当场死在这儿有什么区别!

王大路欲哭无泪。
怎么办?

要不说人有急智,王大路灵光一闪,脱下刚刚穿好的鞋子,光着脚踩着李达康来时的脚印一步步退了出去……

双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隔壁老王的便宜没占着,隔壁老王该受的罪可一点儿没拉!

王大路冻的哆哆嗦嗦穿上鞋,愤怒的想:“谁再来谁傻逼!”

*本来想一发完,没想到还得再来个03

评论(1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