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脑洞君

我有故事又有酒,擦亮键盘这边走

镜·鉴(康菁/戬心)(sjb脑洞,xjb乱写,慎!!!)

神仙凡人,都不过是天道下挣扎的蝼蚁罢了,聚散离合,长歌当哭。


02

嘀嗒,嘀嗒,嘀嗒
是泪珠敲打心房的声音


是欧阳菁!敖寸心一骨碌起身,右手捂上胸口,送出去的鳞片传来心痛的感觉,瞅了瞅闭目打坐的杨戬,化作一条小龙,悄悄遛了出去。


“我也不是你理想中的妻子……”

“就是有什么事也跟你没关系……我们已经……谢谢你送我……”


——有些事做错了就不能再弥补……把你的爱,你的遗憾,都留给……

决绝的抽身,徒留下男人悬腕握空的手


敖寸心贴在车窗上,车窗太滑了,滑到她几乎攀不住。是的,是因为车窗滑,不是因为心痛,不是,敖寸心死命晃着脑袋,想把不停往脑海里钻的当年西海岸的情形甩出去,然而终究徒劳,她甩出的,是无数晶莹的泪滴。


车门猛的打开,欧阳菁依然时装挺括脊背笔直,甩上车门,头也不回的走向前。只有悄悄环上她手腕的敖寸心才知道,她如今手心冰凉,微微颤抖。
当年,自己一步步走向西海,又何尝不是如此?


每一步,都走的如此艰难,如此决绝,每走一步,就在自己心头划了一刀。敖寸心不知道他们之间出了什么事,但凭直觉,凭自己送出的鳞片传来的心如刀绞的感觉,与自己当年一步步走向西海的心情并无二致。

那时候,她不敢回头,看不到杨戬是以什么表情看着她一步步远去,今天,她回望欧阳菁的李郎君,只见他面沉如水,脸上一丝表情也无。


这是……无数铁栏杆挡在面前,罡风割的她的元神隐隐作痛,这是…监牢…


原来……原来……长歌当哭,敖寸心难受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紧紧的蜷住身子。大概太紧了,她感到欧阳菁冰凉的手指抚上她的脊背,绕着她的身躯来回滑动。白天,这可恨的白天!敖寸心只想化形,抱着欧阳菁痛哭一场。


监狱里的罡风小刀般割着她好不容易休养的并不强壮的元神,可她不想走,她想起自己在西海那暗无天日的时光,现在,她希望,欧阳身边,总归有自己这个朋友陪着。
“你们是想通过我,对付李达康……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零口供结案。”


沉默,无休无止的沉默。无休无止的讯问。
呵,天上人间,过了几千年,时移世易沧海桑田,审讯手段倒是传承不绝,一如既往。

敖寸心环在欧阳手腕上,轻轻用头拱了拱她的手掌根。
沉默,当时她在西海海底,回答一波又一波天官天奴的,也是无休无止的沉默。
沉默是最好的保护,不是对自己,而是对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敖寸心不知陪欧阳待了多久。
“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呢,小龙女。”一天夜里,欧阳菁在黑暗里睁着眼,忽然就流下眼泪,在敖寸心耳边轻轻啜泣,“他从来就记不住我的生日,我都不记得上次过生日是什么时候了。”

“我也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过过生日。”敖寸心想起与杨戬那段暗无天日的婚姻,“他心里装了太多太多,却单单没有我。”

“他夜里十二点之前没有回过家,我们难得见一面,见面就吵。”
“他领着兄弟部将,一走几月。他离开的时候我很想很想他,可不知怎的,见了面总有要吵架的地方。”
“我其实一点都不想跟他吵架……我知道他每天都很累,我想抚平他紧皱的眉头……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就吵了起来……”


一人一龙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絮絮私语越来越微不可闻。
暗处有人手指轻动,给睡着的小龙套上层保护,挡住了狱中凛冽的罡风。


第二日一早,欧阳又被人提走。敖寸心想着已出来几日,该回去看看,跟杨戬报备一下,但飞着飞着想起夜里的谈话,越想越气,越想越气,杨戬如果此刻在跟前,在跟前,唉,在跟前又能怎样,依旧打不过。不想见他!不想理他!去哪儿好呢?敖寸心憋了一肚子气,想了想,在空中拐个弯,朝京州市委飞去。


京州市委大楼正前的台阶上,正有人一溜小跑着拾级而上,高高瘦瘦,黑色的西装衬着雪白的衬衣领子。哦,敖寸心想,真巧,正是欧阳家那个负心汉,给他个教训!


敖寸心弓身缩背,念动咒语,身体像一只小箭射了出去。
噗!
嗯?怎么像打在棉花上?奇怪
敖寸心抬头,发现杨戬正挡在面前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岂有此理?!敖寸心的火气腾腾往上冒:“杨戬你什么意思!你们男人,蛇鼠一窝!!!”

。。。。。。
杨二爷无语,成语不是这么用的。当然,这话他不能说,说了只能火上浇油。杨戬轻轻拉住敖寸心:“你呀,不识好人心。”
看身边人柳眉倒竖,赶紧道:“他身上有堂皇正气。”边说边屈起左手食指,弹出一个银色的小球。

那人已经站定,正与身边人说着什么,锐意勃发却又如利剑藏锋。小银球飞到那人身前三尺,忽然多出一面金色墙壁,银色法力瞬间四下流散。
“你看,天道护持,神鬼不侵。”


敖寸心看的目瞪口呆,他知道杨戬的法力,想想刚刚如果撞上的是自己的脑袋……
她犹自不甘心:“天道怎么会爱这种薄情寡性之人!”
“不见得。”杨戬说,心里却长长叹了口气。


自那日敖寸心回去,身上带了凡人的气息,他就开始一直留意。这几日情形看下来,太像了,太像了,虽是凡人的聚散离合,却时时刻刻如一面镜子,明明净净照着自己与敖寸心之间的得失。


“怎么不见得,你知道还是我知道。”敖寸心不服气。
“不相信你就跟着看看。”杨戬笑道。
“看看就看看,”敖寸心道:“二爷,要是我说的对,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敢不敢应?”
“这有什么。”杨戬挑眉,“我答应你的事还少了,哪一件不办的漂漂亮亮的。”

“你少得意。”敖寸心偏过头去不理他,隐着身形,远远跟着李达康。


华灯初上,屋子里也亮起了灯。


李达康背光坐着,灯光照在他身上,光晕像是一层发黄的毛边,藏住了他白日的锋锐,竟显出一股温柔而又孤单的味道。


“哥,吃饭了。”

没有应声。

敖寸心看到他妹妹暗自叹了口气,开口时却掩去了沉重的情绪:“哥,又想嫂子了?”

敖寸心走到近前,看到那人手里拿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欧阳菁笑的幸福而又灿烂。

“后天……后天就是是你的生日。”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照片里灿烂的笑脸。。

“要不,我明天给嫂子买个蛋糕送过去?”

那人摇了摇头,声音里带了无奈和哽咽:“审查期间,不让送。”他把照片抱在心口,手指轻轻拍打着相框,语气温柔的如同哄闹别扭的恋人:“算了,算了啊~”


敖寸心正看的唏嘘感慨,却被杨戬一把拉了往外走。
“再看看,再看看啊!”敖寸心道:“你让我再看会儿好跟欧阳说。”


杨戬闷声不语,直拉着她往回走。
敖寸心八百年短路的脑子忽然灵光一闪,瞬间福至心灵:“二爷,我被困西海的时候,你难不成也抱着我的东西偷偷哭?!”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