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脑洞君

我有故事又有酒,擦亮键盘这边走

镜·鉴(康菁/戬心)(sjb脑洞,xjb乱写,慎!!!)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别人的经历如同一面镜子,照出自己痛彻心扉而又不堪回首的过往。


01


敖寸心化作一条小龙,静静的盘在水底。


世事纷杂,杨戬改了天条,辞了司法天神的位置,陪她一起朝游沧海暮宿苍梧,陪她寻钟灵毓秀得天独厚之处吐纳修炼。时移世易,沧海桑田,现如今,莫说蕴天地灵气的地方,烟瘴四起河流污浊发臭,钢筋水泥如雨后春笋般层层冒出,寻一处山清水秀的所在,难如沙里淘金。


敖寸心吐出一口浊气,池底藻荇摇曳,月华如练。敖寸心想,多一只眼就是有多一只眼的好处,真让他在高楼鳞栉,霓虹喧嚣的城市里,寻见这么一处干净澄澈,灵气充沛的水域。更兼此处虽有亭台水榭,廊腰缦回,但大概尚未开放的缘故,少有人声喧闹,是个美好宁静的所在。温柔的水波像母亲的手轻柔的抚摸在身上,时光温暖,岁月静好,那些困于西海日日煎熬的岁月仿佛一场噩梦。



“你怎么对得起我!”

那漫长的噩梦里,敖寸心无数次说过这句话。


她晃晃脑袋,似乎要把灌到耳朵里的声音甩出去。

可打破这片宁静的女人的声音,却像丝线一样,一匝又一匝的慢慢缠上她的心。


“我为了你……”    ——我为了你,有家不能回


“我为这个家……”——我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操了多少心


“几天见不着你人影……”——你出去除妖打猎,一走旬月,徒留我日日在这空荡荡的大宅子里对镜而坐,对影而诉


哐!哗啦啦!
一如记忆中,桌椅倒地的声音。


敖寸心的心脏被丝线割的生疼,这些话就像细密的小刀,堪堪割上她心中好不容易结疤的伤口,霎时间鲜血淋漓。


她再也静不下心来,索性化作一条小龙跃出水面,飞过满地狼藉,缠到女人坤包上,像一个精致的装饰。
坤包被女人提进车放在副驾上,敖寸心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女人。


这是个成熟而又干练的女人,以敖寸心混迹人间的经验来说,她身上的时装高档而又入时,脸上的妆容得体而又精致,只是年华却已开始从她的脸上褪去,时光的痕迹透过妆容爬上眼角,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滴滴砸下来。
最好的年华,都付给了那个与她争吵的男人。
敖寸心被她哭的难过,看着她,就像看到了那个在庭院中哭泣的自己。


她无比心疼那个自己,无数次想回到过去,给那个孤单无助的自己一个肩膀。她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不要伤心。”
“谁?!”
女人猛的一脚刹车,坤包直接被甩下座位。
。。。。。敖寸心皱皱鼻子,算了,不跟难过的人计较……


她也不好直接大变活人,只好还是小龙的模样,慢慢腾腾爬到操纵杆上。她看着女人慢慢张大的眼睛和嘴巴,哆哆嗦嗦指向她的食指,仿佛下一刻就要开门夺路而逃。


她抬起龙脸扯出个自认为亲切和善的笑,还不自觉摇了摇尾巴:“不要害怕,我是好龙~”
“龙?……竟然……真的有龙?”女人声线颤抖
“有啊。这世上,有神仙,有龙。”

“那就是说,真的会有都教授?”女人的紧张害怕忽然变成了满心的激动欢喜。

“都教授?没听说过,干什么的?”敖寸心疑惑的问。

“都教授啊!都教授,那可是都教授!你怎么会没听说过,他在地球上待了400年了。”

“才400年~”敖寸心道:“我跟杨……杨二郎单吵架就吵了一千年。”

“厉害啊!”女人真心实意的对她表示了佩服,又疑惑道:“神仙也会吵架吗?我看都教授……”

“哪那么多都教授。”敖寸心打断她的话,:“我虽然不知道都教授是哪一位,但是我知道,男人,不论是神仙和凡人,都是一个德行!”

……

……


等女人到家的时候,她们已经互通了名字,敖寸心知道了她的新朋友叫欧阳菁,与她在水榭争吵的,是她的丈夫,京州的府君,哦,按如今凡间的称呼,应该是市委书记,京州的市委书记李达康。


敖寸心看着她打开黑洞洞的别墅大门,一个人开灯,一个人烧水,一个人打扫,一个人上楼,一个人,空荡荡的大别墅里,干什么都是一个人。就像她当年在杨府,一个人打水,一个人剪花,一个人点灯,一个人安寝。

孤独,沁寒入骨的孤独。

所幸,今晚有条小龙。

两人,哦,不对,一人一龙简直有说不完的话题,甚至还互相探讨了关于——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特别是姓李的和姓杨的——这么深刻的话题并达成一致。

建立在共同敌人基础上的革命友谊是牢不可破的。

虽然有短暂的分离,但我们心已经贴在一起。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再见~”敖寸心轻轻抓在窗棂上,粉色的小龙举起右前爪摇了摇,天要亮了,再不回去杨戬该着急了:“我还会来看你的。”


敖寸心想了想,为了她的新朋友,欧阳菁,确切的知道她确实遇到了一条龙,而不是做了一个瑰丽奇异的梦,咬咬牙,两个大眼睛里含着泪吧嗒吧嗒敲着窗户。窗户重新打开,粉色小龙用小爪子轻轻拨开开窗的手,在她掌心放了一片晶莹剔透的粉色鳞片。






评论(4)

热度(36)